Home報導及訪問2008 › 從奧運到醫療

從奧運到醫療

從奧運到醫療

撰文:Donna

《 醫 ‧ 藥 ‧ 人 》 第 87 期 2008 年 8 月

北京奧運如火如荼地展開,掀起了全國運動熱。奧運項目雖然引人入勝,但是,運動員高難度動作背後隱伏受傷危機,主辦國除了要維持奧運會暢順安全外,對運動員的醫療健康亦不能掉以輕心。曾經成為隨隊醫生兩度參與奧運會的黃施博,與我們分享他參與奧運的醫療經歷。

相信留意運動新聞的讀者都不會忘記,1998年美國紐約舉行友好運動會,當時年僅17歲的中國體操選手桑蘭在進行跳馬比賽的賽前熱身時發生意外,導致脊髓神經功能受損,胸部以下癱瘓,至今仍只能靠輪椅行動。較近一點的意外是2004年雅典奧運會,一名波蘭體操選手在訓練時意外跌下,頸椎斷裂,下半生亦與輪椅為伴。

醫生的惡夢

運動意外,有輕有重,輕者可能只普通碰撞跌傷,只要普通處理便可;但重者則可關係到運動員的肢體,甚至生命,不能輕忽。所以每一屆奧運會,主辦單位都會在奧運村內設有綜合醫療中心,承擔奧運期間為運動員提供醫療服務的重任。雖如此,每個參賽國家有不同的醫療文化或是用藥習慣,而且言語不通更是救傷時的重大障礙,所以,具規模的參賽國家通常都會有自己的「醫療隊伍」隨行。

黃施博曾參與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及2000年悉尼奧運,兩次都是應非洲岡比亞共和國之邀作為隨團隊醫。

「奧委會對隨隊醫生是哪一科或是國籍沒有特別限制,通常的隊醫有家庭醫生、物理治療師,隊醫人數也不一定。每個國家在出發之前需列明參與者的身分,如領隊、教練、選手、醫護人員等等,主辦國會按參與人數分派住宿及證件。亞特蘭大那次是隨隊到達奧運場館之後,大會才發出入場證,而悉尼則是一早把證件寄到所屬的單位。但是,有了入場證也不是所有地區通行無阻,我的證件是醫生證,有些地區可以去,有些地區不能進入。」

奧運會以前會檢查女性運動員是不是真正的女性,防止男性運動員魚目混珠來取得較佳成績,不過,自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之後,此項檢查已被廢除。

「一些大國除醫生外也有物理治療師、護士,甚至營養師隨隊,另外,加拿大、美國、澳洲、新西蘭等國的醫療團隊,更有脊醫隨團。」因為不同地方對醫療診治不同,所以不同國家的醫療團隊可自由組合,好像中國,醫療團隊中會有中醫、針灸醫師及骨傷科醫師隨隊。

因為黃施博是脊醫的關係,隊員的肌腱、神經及關節等問題就是必須留心的項目。

「最重要的工作是避免運動員受傷,在練習時候會特別留意他們的姿勢。比賽之時,在主場之外另有一個副場,給運動員作為練習及熱身。在比賽之前,需協助運動員做伸展運動,或是緩和一下運動員緊張的情緒,幫助他們完善心理上的準備。其實,在奧運場館內是有奧運會的駐場醫生,不過,若是運動員受傷通常都會找自己國家的醫生料理。」

「一隊隨團的醫療隊伍最好兼有醫生、脊骨神經科醫生、物理治療師、心理治療師、藥劑師,另外,一些在治療中常用的儀器也應具備,這樣對運動員會更有保障。」

運動員受傷可說是隨隊醫生的惡夢,雖然在賽前已經準備充足,仍不能保萬無一失,若運動員受傷,醫生可以在主場內為傷者即時治理,但若情況嚴重,則需轉移至奧運村的醫院。基本上奧運村內的綜合醫院可提供不同的治療,但若遇上嚴重意外,則可能需要轉至奧運村外的醫院醫治。

小心食錯藥

隨團的隊醫除了要注意運動員的安全及健康外,也須留意運動員的服藥情況,因為不少藥物可能含有被奧委會列為「禁藥」的物質,須小心選手不慎服下。進入奧運村的藥物是不被限制的,所以要得到「禁藥」並不困難。

「在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會,喬治亞州大學為奧運村的部分,大學醫院更提供了基本的醫療服務。因為岡比亞參加的項目大多為田徑,選手受傷的機會不高,而且田徑賽程通常編排在某幾天,除了預備之外,工作不算太緊張。」

二十四小時的奧運村

奧運村內除了舉辦賽事,也有舉辦其他活動,如宗教活動之類,參賽國家的成員可以在奧運村內自由參與,另外,若是某些項目仍有剩餘門票,在奧運村內的人是可以憑證換票入場觀看。

「奧運村是二十四小時運作,村內的餐廳亦不分晝夜供應食物,食物種類非常多,迎合各國地區的口味與選擇,所有參與奧運的國家的工作人員都是可免費使用村內的一切設施。」

每個參賽的國家需按主辦大會安排不同的到達奧運村時間,主辦單位會為迎接這個國家舉行小小歡迎會,在歡迎會內,該國的國旗會在奧運村內升起,有些國家代表更會穿上具有獨特的民族色彩服飾出席。

雖然說每天進出奧運村的人次數以萬計,但是保安極其嚴謹,村內有巴士穿梭於主場館與選手村之間,交通井然有序。

錢買不來的經歷

對於萬方矚目的北京奧運,我們最擔心的是中國從未有舉辦奧運的經驗,恐貽笑大方,不過,黃施博對中國北京奧運卻充滿信心。

「主辦奧運會雖然大小事務一概由主辦國決定,但是奧委會有一班多年經驗的委員會從旁協作,中國在上屆希臘奧運及悉尼奧運時已派出考察隊伍觀摩,而且有六、七年準備時間,應該辦得很成功。」

黃施博雖然不是隨中國隊或是香港隊參與奧運,但是,作為一個脊醫,能兩次參與盛事,他感到是人生一個很重要的經驗。

「對於運動脊醫來說,能夠參與大型運動會是夢寐以求的事,而奧運可說是最大的運動會,能夠參與這些國際盛事是難得的經歷。坦白說,有些人想了一輩子也沒去過一次,這是錢買不到的經驗。」

黃施博所參與的兩屆奧運會雖然經驗難得,但他認為不無瑕疪,例如在奧運場館內如若真的發生意外,能夠即時用作施救的空間不夠。除了隨隊有脊醫外,大會沒有提供脊醫服務,不過,世界脊骨神經科學會的脊醫卻在場館外免費為運動員提供服務。

代表岡比亞的因緣

黃施博是第一個中國人以脊醫身分進入奧運會,為何會代表岡比亞這個西非小國,中間有段因緣。1995年,第六屆非洲運動會在津巴布韋舉行,黃施博跟隨世界脊骨神經科學會在非洲運動會做義務脊醫,在會場內巧遇岡比亞的代表隊,其間得悉岡比亞隊中有人手痛,卻苦無醫生治理,黃施博義務替運動員治療,因而與岡比亞結緣,在離開非洲運動會之際,岡比亞邀請他做1996年奧運會的隊醫,而一做便做了兩屆。

Related Post

Comments are closed.